谢天谢地,谢谢贾跃亭撞上了证监会的新主席!

“是形势让魏王(曹操)做出了改变。”

谢天谢地,谢谢贾跃亭撞上了证监会的新主席!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曾以死谏从曹操手中救出父亲和一众汉臣的司马懿,试图再次以死伸冤,救出蒙冤的兄长和主子曹丕时:

曹操的首席谋臣、当年曾为司马懿救父出力的荀彧听完他的想法,批评其“匹夫之勇”,告诉他当年之所以能救出那么多的人,并不是案子本身冤枉还是不冤枉,而是形势——“是形势让魏王(曹操)做出了改变。”

贾跃亭和乐视的蒙眼狂奔奔成了裸奔,为梦想而窒息变成了因差钱而窒息,形势的变化是一个重要原因。

谢天谢地,这形势终于有变了!

时也,运也。

时势造英雄,时势也能让英雄穷途末路。

让贾跃亭和乐视跌落的,很重要一个原因正是时势。

曾经,贾跃亭是不差钱的。只要他需要钱,他就能找到钱。无论其生态大梦什么时候能赚钱,甚至是不是能够赚钱,只要他有梦想就能找到为其梦想买单的人。

那是一个做企业可以只管造梦和跑马圈地就能成的时代,一场贪婪的、疯狂的造梦者和盗梦者策马奔腾,共享繁华的饕餮盛宴。

那个时代造就了贾跃亭,乐视则定义了那个时代可以“造”的最高水平。

在那个时代,踏踏实实做事是没有梦想的代名词,做生意谈收入和利润是一件落伍的事,你要是不能像贾跃亭那样聊天,你就是那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一次所谓的创业者云集的大会上,一个通过网络卖盒饭的和一个以情怀卖牛肉的年轻人争得不可开交,争论的主题是,谁将真正颠覆行业,造福人类。

而让他们有此底气的,不是他们有多少专业的积累,多好的产品、服务和管理,而是他们有一个颠覆的梦想,并且已经得到鼎鼎大名的投资人的支持。

一个每年利润几百万,从来没融过资,也没估过值的餐饮老板怯生生地问了句,你们现在的营收是多少,大概有多少利润,对方淡淡地回了一句:

谈这些已经是过时,我们的下一轮融资,目标是10个亿的估值。

那老板坐在那仿佛全是小马云、小马化腾的会场,找不到他该去的方向。

梦想加估值就可以改变世界,梦想和估值,也的确改变了那个时代的世界。

因为,那时有个对这些人而言,“好得不得了”的资本市场。

是什么支撑甚至助长了乐视的狂奔,而且奔成“无生态,不超级”?

640

正是这个对乐视来说,“好得不得了”的资本市场。

一个有概念、有故事就可以股价疯涨的资本市场;一个毛利润都没有的p2p可以用数十亿估值装进上市公司,一个几位明星弄个空壳公司也可以用数亿、数十亿装进上市公司,可以直接把估值变成真金白银的资本市场。

贾跃亭的梦想是靠资本助力的,而且是别人的资本。别人的资本为什么给他助力,因为他可以给资本回报。

贾跃亭靠什么给资本回报?

显而易见,不是靠分享乐视业务经营发展的利润,而是靠资本市场退出并套现。说白一点,是让股民当接盘侠,接它最后一棒。

这并没有错,这也是通常的打法。

更没有错的是,当时的形势非常支持这样的打法。甚至你不这样打都不行,因为你不这样打,别人这样打了,它可以通过这样来打你。

但,贾跃亭打得太猛了。

于是,有了所谓的蒙眼狂奔,而且奔得凯歌高奏,前途无量。

在二级市场,乐视网的股价和市值疯狂飚升。一个概念,一个题材,一个PPT就可几个涨停,涨完还会接着涨。

640

在其市值从500亿,1000亿干到1500亿的路上,一路伴随着看高1000亿,看高2000亿的舆论支撑,甚至不乏专业分析师报告。

《人民日报》也说了,4000点才起步。

二级市场如此好,一级市场就好办了。

于是,一个定向增发就是几十亿;于是,机构们排着队向乐视砸钱,生怕晚了赶不上趟。属于乐视的那些年,涨得最快的不是房子,而是乐视旗下业务的估值。

640

于是,资本和乐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无生态,不超级”。

“无生态,不超级”,就没法吸引更多接盘侠;没有更多接盘侠,估值和市值没法接着涨;估值和市值没法接着涨,就会因差钱而窒息。

于是,你可以想象:

如若今天的股市真的高耸在8000、10000点的云端;如若乐视网依然一个增发就可以融资几十上百亿;如若乐视影业、乐视体育,甚至乐视汽车都能捯饬捯饬就装到乐视网,甚至操作操作单独上市……

那么,今日的贾跃亭和乐视,该吹成个什么样子?

贾跃亭和投资人,当初或许真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蒙眼狂奔,为梦想窒息。

可惜了,形势的发展没以他们的想象为标准。

首先是股市陷入长期的低迷,从《人民日报》的4000点才起步一直熊到今天,熊到今天都看不到牛起来的希望。

股市不牛,接盘侠不好找,资本退出的算盘就难打。

更麻烦的是,横空钻出来个刘士余。

监管突然大变,没上任几天就抡起降妖棒真刀真枪砍下去。

而且,这个新主席还是“旧思想”,讲什么价值投资,上市公司不要讲故事,而要盈利的“歪理”……

转眼间,很多以前可以耍的花样,说白了就是资本套现退出的招式,也都不灵了。

640

击鼓传花的游戏突然不好玩了,踩踏式的资本双杀于是在乐视上演:既无法在二级市场再拿钱,又无法用二级市场为诱饵撬动一级市场。

最可恨的是,眼看游戏无法继续了,供应商、银行都跑来了。鼓声四起中开出的那些花儿再也传不下去,在贾跃亭的怀里一个接一个地炸。

机构在咆哮,银行在咆哮,全国的供应商来了,全球的供应商都来了,生态网里逼债要钱的真不少!

于是,一分钱可以难倒英雄汉。

1500亿烧完,终于难倒了贾跃亭。

640

于是,一个要改变世界的“伟大企业家”,宁愿让一些供应商因为几十万的欠款来羞煞自己的千秋大梦和体面,也不给钱。

于是,有了他会负责到底,但他已远走高飞。

巴菲特说:“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潮水退去了。

时也,运也。

一时的“时”,只能成就一时的“运”。要“运”得长一点,须遵循经得起长时间考验和世事颠扑的真理。

比如,打铁还需自身硬,自身硬了还要审时度势,风险管理;

比如,市场会狂热到超出想象,也会萧杀到超出预期;

比如,资本能加速你的生长,也能加速你的死亡,他们总是在出太阳时给你借伞,然后在雨天要你归还,让你生长的融资,转眼就会变成让你灭亡的债。

比如,穷日子好过,穷生意难做,一个人在今天基本上不会被饿死,但一个公司却天天都有关门倒闭的;

比如,这世上人人都希望有雪中送炭,但大多却只会锦上添花,尤其在名利场;

640

比如,经营和创新可以反常规甚至常理,却不能反本质和真理。好比做企业归根到底还是要追求创造价值,而不是为估值而编造价值……

贾跃亭一定懂得这些真理,但他一定也没想到真理会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猛。其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蒙眼狂奔,转眼就变成了湘江已北去,剩他独立于寒秋。

尤其是那个招商银行,此前还说得好好的要授信100亿支持其全球折腾。咋个转眼间就要冻结资产,还不给一点点时间,也不给一点点问候,直接拿起法律的武器。

太不够哥们了。

但它要对你够哥们,就对自己和自己的投资者和客户不哥们了。

640

乔布斯曾说,他讨厌一种人:

“他们把自己称为‘企业家’,实际上真正想做的却是创建一家企业,然后把它卖掉或上市,他们就可以变现,一走了之。”

乔布斯批评这些人,不愿意费力气打造一家真正的公司,并且强调说,打造一家再过一两代人仍然屹立不倒的公司,才是商业领域里最艰难的工作。“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真正有所贡献,为前人留下的遗产添砖加瓦。”

无论贾跃亭是不是乔布斯讨厌的那种企业家,在贾跃亭和乐视得道的时代,这样的企业家,这样的投资人,应该都不在少数,甚至一时成为主流,成就了一个商业价值观混乱与疯狂到堪称“商业大跃进”的时代。

这样的时代好吗?这样的“大跃进”好吗?

那些被乐视深套的股民、投资机构、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最有发言权,那些被乐视停薪、停保,一腔热血换来一纸裁员通知的员工也有发言权。

如果答案是不好,那告别这样的时代就好了。

人们往往用一个时代标杆的结束来预示一个时代的结束,如果贾跃亭这个时代标杆的今天,是一个这样的时代行将结束的预示。

那么,真是该: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出了个乐视和贾跃亭,而且撞上了刘士余。

感谢其以身示范,加速这“大跃进”的商业时代清醒并回归根本,终结这估值没有多少亿,几年不能上市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创业的行情。

本文为 乐虎商业评论()转载作品,作者: 毕亚军,责编:陈文洋。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乐虎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中国监管机构正在收集乐视网相关信息

贾跃亭:FF 91已启动全新生产计划 全力保障按时交付

雪上加霜!乐视在美Vizio收购案面临1亿美元诉讼

发表评论

关注乐虎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