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去杠杆不是不要杠杆,清理通道不是不要通道。

观点
培育专业化的市场主体,风险约束是重中之重。建立一致性的金融监管框架,数据统一是重中之重。

在“2017中国财富论坛”上, 人大财经委委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前副董事长李礼辉老师。就纠正失衡弥补短板,规范资产管理市场方向上做了相关发言。

微信图片_20170618105137.png

以下为发言内容全文:

感谢主持人各位老师、各位朋友,纠正一下,我只当过中国银行的副董事长,没有当过董事长。很高兴能够出席中国财富论坛,今天上午我想从一个金融从业者的角度,来探讨财富发展的问题。发言题目,刚才主持人已经说了,我就不再重复。

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是当前备受瞩目的一个热点,我们怎么样准确地把握问题的症结,寻找解决问题的正确路径,应该说是金融从业者和金融监管者共同关心的课题。

我们必须肯定,这二十年应该是我们中国的金融业发展最快的时期,金融机构快速增加,金融市场快速扩大,科技金融也快速发展,金融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提供了强力的支撑。

这些年,我们回到财富管理的课题,我们也看到,中国的资产管理业务也是同步发展的,我们细分一下阶段,从2013年到2016年,是我国资产管理市场加速扩张的四年,这四年年均增长高达42.25%,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末,为剔除通道业务重复计算的资产管理的规模达到114万亿,其中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及其子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的资产管理规模大约是52万亿。新拓业资产管理的规模是20万亿,保险业资产管理的规模,大约是13万亿,另外银行理财的规模大概是29万亿。

快有快的好处,那就是金融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度提高。2016年,金融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度是8.3%,比2012年提高了1.8个百分点,但是过快就可能会带来一些坏处,我想主要是萝卜快了不洗泥,对发展中的问题未导致解决,导致金融脱实向虚,削弱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功能。

有两个方面的主要问题:一是金融资产过渡扩张,我们看到这几年跨机构、跨平台、跨市场的产品越来越多,通道业务越来越多,类金融机构和类金融业务也越来越多,宏观上放大了金融杠杆的倍速,交叉性的风险是增加的,而且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微观上我们看到部分风险资产没有纳入银行表内资产,造成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风险拨备的拨备率虚高,容易引发风险。我们说错配其实在很多情况下是必需的,但是过度错配是容易引起偏紧和金融危机。

二是金融产品收益率过度抬升。多数行业的平均回报率降低,企业平均的资本回报率也降低了,所以从企业来说,大部分企业是没有办法承受过高的人均成本和财富成本的,在这个时候,金融产品的短期收益率过高,它势必会吸引资金脱实入虚,削弱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在资本市场,我们也看到一些比较典型的交易模式,一是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托投资,银行通过发行理财产品,从市场募集资金,委托投资产品,赚取利差。

委托投资的管理人,受托管理资金,他们投资于债券、股票、私募股权等等资产,赚取手续费和差价。如果银行相互购买理财产品,或者委托投资,再度投向同业存单和理财产品,那这就形成了空转套利。

二是银行+产品嵌套+通道。银行借道信托发放信托贷款或转让信贷资产,银行委托投资以及定向投资业务等等,通常是以银行作为主要的资金提供方,还有以因信托、证券、保险基金等等作为通道的。

例如在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账户的资源来源中,银行委托资金9.15万亿,这是去年的数字,占61.5%,通过名股实债等产品嵌套,躲避监管对贷款投向的限制,将资金投向资质不达标的房地产开发商,投向负债压力大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用信用风险换回报,同时缓解资本充足率和风险拨备率的需求。据估算,30%左右是通道业务。

三是类存款+资金池+类贷款。资金端是有预期收益率的类存款理财产品,资产端则头向类贷款的飞镖业务,滚动发售,期限错配,以短接长,以垄断性的风险换取超额收益。

我们进一步做深入的观察,其实我们看到,多数的资产管理业务,并非违反法规、监管套利的不断交易,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我国金融市场深层次的一些矛盾和缺陷。我这里归纳了几个:

一是部分金融机构的扩张与风险管理失衡。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由超高速调整为中高速,金融业发展的总体速度也有所趋缓,但是中小金融机构继续高速扩张,2012年—2016年这五年,大型商业银行的平均年均总资产增长率9.59%,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及其它金融机构的年均总资产的生产率分别高达16.59%、22.98%,18.34%。

保险业金融机构的年均总资产增长为19.74%,这几年资产管理业务成为金融机构业务扩张的主动力,而资产管理业务所对应的一部分底层资产,实际风险程度是高于一般信贷资产,却簿记为低风险的同业资产,更重要的是,不少金融机构并不完全具备对这一类资产进行穿透式的风险管理的专业能力。

二是资产方与负债方失衡。2016年金融市场上可与负债成本及期限相匹配的资产太少,有人称之为资产荒。资产管理产品收益率下行,但仍然接近甚至超过实体经济的实际收益率,比如说固定收益类产品2016年是6.85%,比之前下降了17.8个BP。到2017年,我们看到资产似乎不那么荒了,但是市场利率关系趋于失调,银行间资金成本接近甚至超过同期限的贷款基准利率,还有一个是3A级的信用债利率接近甚至超过贷款基准利率。与此同时,底层资产的风险度上升,信用风险累计、如果剔除风险成本,市场上收益适合的优质资产还是太少。

这里有几个数字,2017年,就今年的5月,3A级企业一年期中期票据的发行利率多少呢,高达5.59%,比2016年的12月上升了81个BP。在这样发行利率平均上升的幅度是91个BP,所以利率上行,迫使越来越多的企业,推迟甚至取消债券发行的计划。今年的1—5月,债权融资规模累计同比减少了3499亿元。

三是金融市场行为与金融监管导向失衡。通道多、链条长、不仅增加金融资源配置的中间环节,影响资源配置的效率,而且降低金融交易的透明度,影响金融监管的有效性。例如,对跨市场、长链条的嵌套业务,金融监管是难以穿透监管的。

面对这些情况,有的专家他把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的原因归结为金融业的过度市场化,也有一些金融从业者认为当前金融监管过于严厉,这两个观点我个人都不认同,我认为,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的根本原因,不是金融市场化过度,而是金融市场化的改革还不到位。

不是金融监管过度,而是金融监管存在制度短板,我们回到资产管理领域,我认为一是市场运行制度的建设和完善滞后于市场的扩张速度,尚未形成有效的风险约束机制。二是金融监管制度的建设和完善滞后于市场的多元化发展速度,尚未形成统一的高效的金融监管体制。

第一,市场运行制度的主要缺陷是风险约束不力。在这几年的资产管理市场,我们看到这样的画面,投资者要回报,找市场,企业避规挂(音),找基金,金融机构加链条,类金融机构找出路,可以说过度的商业驱动,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市场格局,这里很重要是忽视了风险因素,过度加通道、加杠杆、加差价,脱离了资产管理的本能,不可持续。

一些金融机构的决策机制受制于资金的市场供求关系,放松风险约束,在资产端、有的拉高理财产品、同业存单的收益率以争夺市场,吸纳资金,在负债端,有的对信用风险、市场风险评估不实,把关不严,过多投资于信用风险较高的企业和项目,投资于市场风险较高的金融资产,资产品质下降,风险成本上升,风险调整后的投资回报率降低。这里我说的资产端和负债端是口误,要颠倒过来,在资产端对风险控制要求降低了。

第二,金融监管制度的主要缺陷是一致性不足。我国已经形成多样化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产品结构提高,信息化交易体系,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跨机构、跨平台、跨市场的金融产品和交叉性金融业务不断出现,金融业综合经营已经成为趋势,这对现在的分业监管的体制带来重大的挑战,在资产管理市场,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以及互联网金融平台,都涉足其中,我们的企业和居民,客户,需要集信贷、证券、保险、资产管理为一体的综合金融解决方案。

但是在分业监管体制下,有一些金融监管规章并非依据业务的基本属性统一制定,而是碎片化地潜银行、证券、保险的分业监管制度中,不同部分监管规章有的时候宽严不一,一致性不足的监管规则和行动,容易产生监管缝隙,导致监管套利,不利于风险的监测和控制,而且也容易导致监管滞后,影响监管时效。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及时弥补金融监管领域的制度短板,坚决治理市场的乱象,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我们要认真执行和落实,抓住重点,纠正失衡,弥补短板,标本兼治。

第一,培育专业化的市场主体,风险约束是重中之重。

加强金融监管,政治金融乱象,目的是清理风险,压缩泡沫,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充分发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这些都非常必要的,但我认为,在操作中,还是应当正确把握方向和节奏,把握分寸。

一是去杠杆不是不要杠杆,而是要求金融机构保持足够的资本充足率,保持足够的风险拨备覆盖率。重点是按照资产的实际属性,和风险状态,记录风险资产,并计算风险权重,防止将事实上的表内资产移到表外,防止把高风险的资产计为低风险的资产。

二是清理通道不是不要通道,而是要求通道回归本源,纠正监管逃离,恢复市场秩序和市场活力,导引资金脱虚入实,重点是清理那些监管套利、空钻套利的通道,清理那些违反法律的的套利,资产要回归服务实体的本源,同时,要加快建设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提供更多的优质资产,形成差异化,全序列的投资产品线,更好地匹配不同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和投资收益需求。

金融市场应该重塑规范,缩减不必要的中间环节,切实提高金融配置的小,解释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三是清理风险过程中要有效管控风险,努力减轻调整期的阵痛,注意维持市场流动性基本稳定,特别关注中小金融机构的支付能力,避免出现交叉性风险感染,避免出现支付危机,同时也避免过度拉升市场融资的价格。银行是受信赖的融资渠道,但是缺乏专业化的资产配置工具,最近有些专家建议基金中的基金,和MOM,就是管理源的管理源的投资模式,提升商业银行资产管理的品质。

这两种应该说是国际市场上成功的模式,但是对委托双方,都有专业的要求,一是要选对基金管理源和基金经理人的支付的管理费才能物有所值,都要有长周期的跟踪分析和评价,投资理念一致,投资风格稳定,投资回报达标,这三点应该是择偶的基本标准。二是要有专业水准的基金结合绩效归因分析,实现有效的绩效管理和风险敞口管理,委托方可以选择大盘股或小盘股,也可以选择长期和短期线,还可以指定行业指定品种,但是必须做到心中有数,实时把握投资信息,当基金投资方扩大的时候,不同风格的基金绩效,是有可能相互抵销的,总体将去趋近于市场的基准,往往会创造市场超额回报,在变动的金融市场中,投资回报率可能超预期上升,也可能超预期下降。

第二,建立一致性的金融监管框架,数据统一是重中之重。

金融监管框架改革的重点应该是通过调整优化机构布局,职能分配和工作流程,明确综合化金融监管的职责,做实金融监管统筹协调机制,实现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的一致性,实现跨机构、跨产品、跨平台、跨市场监管的一致性,避免监管真空和监管重复,形成监管合力,提高监管效率。对参与资产管理市场的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私募基金、住房公积金、等机构投资者,信用评级等中介机构,以及互联网金融平台,类金融机构,我认为都应该纳入监管范围,实行统一监管。

我这里重点说说数据统一,数据统一,是金融监管统一的基础,没有跨市场、跨平台、跨平台的数据库,要实现关头式的金融监管谈何容易,以金融管理市场为例,目前登记系统包括中在登的银行理财产品登记系统,基金业也会的私募基金备案系统,信托中心的备案系统,保险业备案系统等等,金融监管部门,各部门的信息的统计的口径标准方法,都存在差异,各自为战,既有统计重复,又有统计溢漏,更重要的是,无法形成统一的金融数据库。

监管统一,有待数据统一,数据统一,才能够监管统一,我想有三个重点,一是要建立标准统一的金融统计制度,二是要建立集中统一的金融数据库,三是要建立互联共享的金融数据应用系统,通过这些努力,形成能够支持金融业宏观审慎监管,微观审慎监管和综合监管的基础设施,要按照统一标准和口径,采取全周期、全覆盖,全市场的数据信息,形成金融一本账,宏观上能够动态监测和评估跨市场的风险和系统性的风险,实现宏观审慎监管的目标。

微观上,能够分别从金融机构、金融产品和客户等维度进行数据挖掘,穿透中间环节,观察金融交易行为,监测底层资产,判别金融机构、金融产品和我们客户的具体风险,实现微观审慎监管的要求。另外,我们知道,证监会现在正在建设全国的资本市场大数据中心,我认为这样一个大数据中心,也应该纳入统一的金融数据库,谢谢各位。

本文为 乐虎商业评论( )作者:李礼辉创作,责编:王航。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article/152942.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乐虎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乐虎商业评论观点。